實時新聞

【與斯同行總決賽】庫里牧師透露庫里已為下賽季做好準備

隨著2019NBA總冠軍的誕生,騰訊體育總決賽原創節目《與斯同行總決賽》也到了收官的時候。ESPN名記斯皮爾斯與庫里的牧師約翰-格雷做客最后一期節目。

 

庫里的牧師約翰-格雷透露,比起三年前搶七戰輸給騎士,今年的庫里更加成熟,懂得客觀地思考問題。斯皮爾斯確定杜蘭特會聽取其他球隊的報價,但他認為KD會執行最后一年合同留在勇士。以下為節目主要內容:

 

 

沈洋:在賽后發布會采訪室,我問了庫里一個問題,“三年前你在總決賽輸球的感覺和今天比起來,哪個更讓你難受?”我想知道你是怎么看的?

 

約翰:我覺得是三年前,因為他現在更成熟了,他更能懂得客觀地思考問題。他們失去了兩位受傷的球員,全場僅輸了4分,他們有著一段不可思議的旅程。我覺得,對斯蒂芬來說,更重要的是,他成為了更好的丈夫和父親。而籃球是第二位的,它的優先級并沒有那么高,因為他的傳奇不僅限于球場上的作為,而是能為他的人生和家人留下什么。我們的這些討論都要歸結到一路走來的快樂之上,這些話都來自《圣經》。說到這里,有時你會經歷非常困難的賽季,但這并不能改變你,這是歷經偉大必須要面對的糟糕境地,那確實是非常難過的時刻,但你可以變成更好的人,成為更好的斗士,我認為他還能奪得更多的冠軍,而且我們聊了,他獲得了快樂,他已經趨于平靜,而那是好事,是一個好的開始。他已經準備好了,不管發生什么,他都為下個賽季做好了準備。

 

沈洋:你是怎么看的呢?

 

斯皮爾斯:以我的角度來看,我為他們感到驕傲。我覺得他們的奪冠路很艱難,德馬庫斯-考辛斯說過,這就像是一場恐怖電影,而你還得置身其中。所以,每個人都很受傷,每個人都很難過,不管怎樣他們熬了過來。我們只能看后面的事情了,我從未見過有球隊在總決賽面臨如此多的傷病。

 

沈洋:德雷蒙德-格林說了,這還不是最終的結局,而別人都在說,這就是你們王朝的結局。你是如何看待這個事情,你是否認為這就是他們的王朝的終局?

 

斯皮爾斯:我覺得只有當你無法回到總決賽時,才算是王朝的結局。而我們還不知道下賽季的情況,我們得等到凱文-杜蘭特回來,得看到克萊-湯普森恢復健康,我覺得這支球隊能在明年回到總決賽,但是因為傷病的影響,他們的征程會更難。可能他們的戰績不夠好,可能他們遭遇的對手很難打,這六年來的路都不太好走,但我真不清楚到時會怎樣,現在說起來還為時尚早,我們也不知道7月會發生什么,總之現在做預測還有點早。

 

沈洋:杜蘭特和湯普森今夏都將成為自由球員,你覺得傷病會對到時的形勢有什么影響?

 

斯皮爾斯:很可能勇士會把他們留下來,杜蘭特還在考慮自己的選擇,是否執行明年的合同。在這個節骨眼遭遇這樣的傷病,我覺得他會執行合同。過去大家總說他會走,可他還得經歷康復的過程,我不認為他會以這樣的方式重新開始。顯然,還有湖人、快船和籃網這樣有意得到他的球隊,我很確定他會聽取他們的報價,這種情形同樣適用于湯普森。即使杜蘭特真的選擇離開,你會看到他們還是一支很棒的球隊,他們還是能夠打進總決賽。如果他們保持健康,盡管沒有杜蘭特,他們也可以拼到第七場,今天的失利并不意味著一切都結束了。

 

沈洋:這座球館(甲骨文球館)實際上對你來說意味著很多,而今天也是勇士在此的謝幕戰,你此時的情緒怎么樣?

 

斯皮爾斯:我很難過,當你四處看過去,這些人,我都不知道還能否常見到他們,你的朋友,你的家人,我每年要和他們碰數百次的面,我不知道是否還有機會再見到他們。這里很多的人都在變老,很多人也將在這里結束自己的工作。花5-10分鐘走到這里看球是一回事,而花6-8美元到橋的另一邊看球是另外一回事。對于這里的老人來說,這就是最后的看球時光。

 

沈洋:你會想念這里嗎?

 

斯皮爾斯:當然,我經常和我爸一起來這兒看球,我爸曾是這個世界上最死忠的球迷之一,到現在還是如此。我也經常騎車過來,或是他捎我過來,去看魔術師約翰遜和卡里姆-阿卜杜爾-賈巴爾,不管你信不信,我看了賈巴爾在這里的最后一場比賽,我在這里見過多米尼克-威爾金斯,我在這里見過公牛時期的邁克爾-喬丹,我看過九十年代初期大衛-羅賓遜率領的馬刺,埃爾文-約翰遜是我家的朋友,他給了我賽后的通行證,讓我有生第一次踏入球場,那時這里對于我來說還不是一個經常踏足的地方。是的,我真的很難過,我爸過去花五分鐘開車載我過來,而我現在的軌跡變了,我不知道會變成怎樣,我和很多球員都很熟悉,這里是世界上最好的球館,從我還是小孩起,這里就是個像家一樣的地方。當事情變成這樣,真的令人難過。

 

沈洋:既然已到最好了,人們總說結束是另一個開始,所以,你會期待新的球館嗎?

 

斯皮爾斯:你沒有別的選擇,你很珍視那些回憶,我希望能在街上看到一些老朋友,讓這種感覺延續。而這里還是世界上最好的地方,我不覺得有什么球館可以與這里相提并論。你得花點時間來適應完全不一樣的人群,我想如果這里還有音樂會的話,我還是會來。這個地方還不會關閉,但是勇士隊已經不在了,那些秋天和春天的美好時光已不在,那是完全不同的。

微信彩票双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