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時新聞

總決賽結束卻留下四大疑問 聽聽蕭華怎么回答

猛龍奪冠,NBA歷史上出現了第一個非美國球隊的冠軍,NBA的國際化,是否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與此同時,NBA還面臨著其他疑問。

 

ESPN等美國主流媒體的轉播收視率在下降,很多年輕人沒有耐心看完一場比賽;從聯盟的角度,每年有奪冠實力的球隊屈指可數,很多球隊為了爭取狀元簽擺爛;不論是球迷還是球員,都認為裁判問題是當前NBA最主要的問題。

 

作為NBA的主席,蕭華如何面對這些挑戰?

 

騰訊體育在NBA總決賽期間,對蕭華進行了專訪,來聽聽他的答案。

 


蕭華給猛龍隊頒獎

 

猛龍奪冠,籃球國際化有多成功?

 

蕭華把奧布萊恩獎杯交給猛龍老板之前,由衷感慨籃球走了一個輪回。

 

“今年是NBA總決賽第一次走出美國本土,的確意義非凡,因為 NBA 史上第一場比賽正是在加拿大舉行,參賽球隊包括多倫多哈士奇隊,當然,這支球隊并沒有存在太長時間。今年總決賽回到多倫多,簡直是完美的輪回,”蕭華說。

 

發明籃球的納史密斯博士,是加拿大人,歷史上的第一場籃球比賽,就在豐業球館旁邊。納史密斯在春天大學期間,籃球開始普及,5年后就傳入了中國等其他國家,很快就成為了一項全球運動。1995年猛龍擁有球隊,成績一直不溫不火,今年進入了總決賽,讓這個冰球國家,開始為籃球瘋狂。

 

整個加拿大的職業體育,上一次奪冠還是1993年,多倫多棒球隊獲得冠軍,多倫多足球隊上一次進入世界杯,是1986年,上一次冰球奪冠,還是1967年。正因為等的時間太長,所有的加拿大人,都在盼著一個冠軍。多倫多三個總決賽主場,每個比賽日球館外都圍著很多球迷,等待進入觀賽中心,一個叫“侏羅紀公園”的地方。據多倫多市長辦公室的工作人員介紹,加拿大各地都設置了自己版本的“侏羅紀公園”,甚至在西海岸一個人口不到10萬人的小鎮,都有自己的“侏羅紀公園”。

 

“我去過很多舉辦總決賽的城市,沒有哪座城市,比多倫多對籃球的熱情更加飽滿”,蕭華說。

 

筆者前后也去過七次總決賽,無論是按照什么指標,多倫多這次對總決賽的關注,都要超過以往任何一屆,最接近的就是2016年騎士奪冠。總決賽在加拿大的收視率超過了50%,第五場平均票價超過了2200美元,這些都創造了NBA歷史。

 

籃球在多倫多如此受歡迎,從側面印證了NBA國際化的成功。

 

總決賽期間,全球各地的都有媒體來報道比賽。猛龍和勇士兩隊,有7名國際球員,包括加索爾、西亞卡姆等。整個NBA,也大約有25%的球員,是國際球員,NBA真正成為了一個國際體育聯盟。

 


蕭華與美國前總統奧巴馬一起觀看總決賽

 

競爭年輕人,NBA成功了嗎?

 

在總決賽之前,有多倫多記者問,如果猛龍獲得總冠軍,籃球會不會和冰球競爭,成為加拿大第一運動?

 

蕭華回答,籃球并不和冰球直接競爭,而是和所有的娛樂項目競爭。在今年CES大會上,蕭華也發表了類似觀點。社會在變化, 如何抓住下一代年輕人,是NBA要考慮的重要問題。自從蕭華上任以來,做了很多調整,都是和爭取年輕人有關。譬如,減少暫停,縮短搶到前場籃板的進攻時間,這些都是讓比賽更流暢,更適合年輕人的口味。

 

“站在我們眼前的,是一群青少年男女球迷,熱愛籃球運動,崇拜NBA球星。借助像騰訊這樣的平臺,他們有機會更多了解球員,不只是球場表象,更包括球員的場下生活,成長故事。考慮到NBA國際化程度很高,球員來自世界各地,興趣愛好各不相同。這些都為球迷提供了更多娛樂化元素。球迷不止想關注球場上的比賽,更想和球員親密接觸。整個過程也向著更加健康、良性的方向發展。我們也希望年輕球迷不僅去看球,更要去親自打球,在強壯身體之余,也培養團隊精神”,蕭華說。

 

蕭華提到的第一點,就是試圖讓年輕人更多的和球員互動,尤其是社交媒體。一場籃球比賽只有幾十分鐘,但是球星的場下活動,卻可以產生更多的內容,在利用社交媒體方面,NBA是北美所有職業聯盟里,做的最好的。很多體育專業人士都說,NFL等聯盟應該好好向NBA學習。

 

第二點,就是讓球迷更多的參與運動。以中國為例,NBA中國在過去幾年,大力發展籃球培訓,和教育部等合作,在全國很多中小學開展了籃球培訓項目。去年在西安籃球峰會上,NBA高層譚惠民表示,NBA中國要面向400萬中小學生進行籃球培訓。

 


蕭華在總決賽期間接受媒體采訪

 

保持球隊競爭力,修改抽簽規則能做到嗎?

 

作為聯盟總裁,蕭華要考慮的一個重要問題是,如何保持聯盟的競爭平衡。勇士已經連續5次進入總決賽,成為了一支超級強隊。每個賽季開始,有奪冠實力的球隊,屈指可數。這固然有特殊原因造成,但蕭華在今年三月麻省理工學院體育分析峰會上提到,保持球隊競爭力平衡,是他考慮的重要問題之一。

 

NBA維持球隊競爭力平衡的重要體系,就是選秀。但是在過去幾年,很多球隊為了能抽到更好的簽,開始在常規賽“擺爛”,導致很多常規賽索然無味,譬如本賽季有一場公牛對騎士的比賽,對戰雙方不是求勝,而是求敗,無論是從聯盟形象,還是球迷 體驗,這都很糟糕。

 

在這個背景下,NBA修改了抽簽規則,排名靠后的幾個球隊,概率都一樣,大家沒有必要爭“正副班長”。今年是規則實施的第一年,就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常規賽倒數第八的鵜鶘。抽到了狀元簽,倒數第二和第三的騎士和太陽,都只列第五和第六。

 

對于這個結果,蕭華怎么看?

 

“我覺得抽簽結果非常棒。抽中狀元簽的球隊更加隨機,這也讓球隊在賽季后半程有更大動力去取得好成績。雖然球隊非常看中抽簽順序,但他們也深知,戰績差并不能保證簽位高。我認為抽簽規則的改動達到了預期效果”,蕭華告訴騰訊體育。

 


蕭華接受騰訊體育專訪

 

裁判問題,兩分鐘報告能改善嗎?

 

整個賽季,球迷和裁判的對立,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很多籃球媒體認為,NBA需要認真審視裁判問題。

 

不僅僅是球迷和媒體,在本賽季美國一家媒體對球員進行的問卷調查中,NBA球員把裁判問題列為當前NBA面臨的最主要問題。

 

之前為了改善裁判問題,NBA增加了最后兩分鐘裁判報告。有些籃球人士認為,最后兩分鐘報告其實加劇了球迷和裁判的矛盾。因為這些報告會被球迷斷章取義,然后在社交媒體傳播,從負面影響聯盟的形象。

 

對此蕭華給了自己的看法。

 

“判罰就是判罰,裁判報告為判罰提供了更高的可信度,聯盟對于判罰也更加透明,對于誤判堅決承認。對于球隊、球員來說,他們不會總是對吹罰表示滿意,但至少在看過裁判報告之后,他們明白,聯盟認為這一球的確是犯規,也會根據情況調整今后的吹罰。無論NBA做任何事情,總會有批評聲音傳出,但在提升聯盟信譽方面,我認為采取的措施達到了效果。”

 

NBA負責裁判工作的布萊恩告訴騰訊體育,NBA的裁判工作一直在進步,包括現在正在考慮使用鷹眼等技術,提高裁判的準確度。

 

至于最后兩分鐘報告,布萊恩和蕭華的看法一直,他覺得這增加了透明度,從長遠來看,這是好事情,短時間球迷可能需要一個過程來理解。

微信彩票双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