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時新聞

《怒海潛沙》上線,“盜筆”歸來,南派三叔和歡瑞的左右互博

6月3日,南派三叔在微博的感嘆,令6日上線的網劇《怒海潛沙&秦嶺神樹》的地位頗為尷尬,“盜墓筆記在歡瑞的版權,已經于2019年5月26日到期,回到了我的手里。特此告知一下,世事變遷,來日方長。頗為感慨,書于微博記錄一下。”

 

 

在這則“特此告知”微博的下方,最熱評論為“《盜墓筆記》在歡瑞的版權已到期,目前待播的只有《盜墓筆記重啟》是南派三叔本人參與,還請大家多多關注一下哦”,似替南派三叔暗懟歡瑞世紀出品的《怒海潛沙&秦嶺神樹》。

 

 

南派三叔與歡瑞的這場曠日持久的版權沖突,雖看似由作者蓋章畫上了句號,實際卻也給不少原著讀者們出了“支持與否”的難題。

 

 

目前,該劇在高居熱度榜榜首的同時,口碑方面的兩極化趨勢明顯,豆瓣評分5.2。這部曾名為《盜墓筆記2》的《怒海潛沙&秦嶺神樹》,雖不再有原著作者的站臺,仍毫無疑問地吸引了許多“盜筆”粉絲,更不可避免地影響著“盜筆”IP本身。

 

改編難題仍未解,

繼“上交國家”之后“強行科學”

 

《怒海潛沙》改編自原著10萬字左右的《盜墓筆記之七星魯王宮》第二部,同《秦嶺神樹》共享40集的集數,每集45分鐘。該劇講述了侯明昊飾演的吳邪,從海底的戰國遺跡“七星魯王宮”逃出生天后,與張起靈、阿寧及王胖子一同出發,尋找“三叔”吳三省,探尋神秘的明代船墓的故事。

 

 

除了需要解決依賴人物對話及回憶以呈現緊張劇情的難題,《怒海潛沙》在原著還原方面,同盜墓題材的諸多前作們一樣,需要為規避審查風險進行改編。本劇在刻意回避“盜墓”這一敏感詞的劇名中,就可一窺片方不惜犧牲原著IP熱度、只為過審的決心

 

 

劇情方面,延續著《盜墓筆記》第一季的老梗“把古董上交國家”,劇中盜墓動機合理化的重擔,同樣落在吳邪身上。其此番的“被動下墓”,意在尋找生死未卜的三叔,且該劇并未被提及原著中吳邪盜墓家族的身世。

 

 

《怒海潛沙》在用特效還原原著中海猴子、人面臁、干尸及禁婆等經典場景,營造詭異氣氛,滿足觀眾獵奇心的同時,極力在邏輯上自圓其說,將原著未能解釋的現象,歸結于諸如夢境、病毒及幻覺等科學解釋。如第六集中,對于吳邪對于“禁婆”來源的疑問,張起靈如此解答,“禁婆是種帶發絲狀的有毒水母,人一旦接觸就會產生幻覺。”此外,幾乎每集必備的夢境元素,更讓不少粉絲戲稱本劇為“盜夢筆記”。

 

“盜墓宇宙”緣起:

南派三叔和歡瑞的版權往事

 

2006年,南派三叔開始在起點中文網上連載《盜墓筆記》,一炮而紅,與同時期寫出《鬼吹燈》系列的作者天下霸唱,一同扛起“盜墓題材小說”的金字招牌。2011年,《盜墓筆記》系列完結,共九本,多年高居暢銷書榜首,名噪一時。

 

之后,在網劇發展仍處于起步階段、網絡IP的影視化改編浪潮還未興起的2013年,歡瑞世紀關注到“盜筆”系列強大的粉絲號召力,以當時的高價500萬元,向南派三叔買下了《盜墓筆記》1-9部6年的電視劇改編權(約滿可順延4年)及相關游戲版權。

 

 

“只有歡瑞尊重盜墓筆記。”當年曾在貼吧訪談時如此盛贊歡瑞的南派三叔,卻在一年后與之決裂。2015年,李易峰和楊洋主演的《盜墓筆記》第一季在愛奇藝播出后,雖劇集質量風評不佳,但不到24小時播放量破億、令愛奇藝會員人數猛增260萬的輝煌戰績,使之成為吸金利器。

 

據歡瑞財報顯示,該季單集收入為900萬,歡瑞整季的分成超過4200萬。除了利益分配不均,該季中劇情的改動及演員的配置等問題,也令作者南派三叔大為火光,他后來曾明確表示,不會參與《盜墓筆記2》項目,官博“三叔奇人所”更直言“努力不在一個坑里摔兩次”。

 

雖然許多原著鐵粉都對歡瑞的IP開發頗有微詞,但在《怒海潛沙》之前,歡瑞出品的“盜筆”系列雖消息不斷,但僅有上述第一季。2016年曾傳歡瑞將與騰訊視頻聯手打造《盜墓筆記2之云頂天宮》,但至今并無后續,《盜墓筆記2》的名號由此花落此次的《怒海潛沙&秦嶺神樹》。2017年,歡瑞就《盜墓筆記3》同愛奇藝達成合作,涉及定制版權轉讓費2.88億元,高達版權成本的180倍。

 

 

與此同時,當年便宜賣掉《盜墓筆記》電視劇版權的南派三叔,在多次采訪中,表達了將“盜墓宇宙”做成“漫威宇宙”的雄心。他在2014年成立南派泛娛,意在主導《盜墓筆記》旁系IP的影視開發和改編。2016年陳偉霆、張藝興主演的《老九門》,2018年秦昊、吳磊主演的《沙海》及日前已殺青、由朱一龍主演的《盜墓筆記重啟之極海聽雷》,分別為遵循《盜墓筆記》原著設定創作而成的前傳和續作,同樣吸引了不少“盜墓粉”的關注。

 

盜墓題材開發亂象叢生,

新鮮感不再后的“情懷牌”

 

“盜筆”IP的左右互搏,是歡瑞在版權期內盡快壓榨IP價值,與原著作者對版權歸屬心有不甘的博弈,卻也不可避免地割裂了該系列的完整性和審美連貫性,透支了觀眾的新鮮感,大大損害了作品的IP價值。

 

曾經,融合了懸疑驚悚、動作冒險及奇幻奪寶等諸多娛樂元素的盜墓題材,以強大的畫面感和故事性,使其影視改編自帶優勢。《九層妖塔》的6.82億和《尋龍訣》16.82億的高票房,更令無數影視從業者,看到了盜墓電影的紅利。

 

 

但距2014年《鬼吹燈》《盜墓筆記》這兩個超級IP影視改編的開始,如今已5年過去,盜墓系改編及衍生的影視劇,已經有20余部。作品質量良莠不齊,其中,除網劇《鬼吹燈之精絕古城》《鬼吹燈之怒晴湘西》和電影《尋龍訣》豆瓣評分高于7分外,口碑大多并不理想,甚至不乏3、4分的敗好感之作。

 

 

特別是在前幾年“重數量輕質量”的市場大環境下,IP集中開發模式大行其道,盜墓題材的影視化之路瓶頸已現。雖然得益于該類題材較強的可擴展性,《鬼吹燈》《盜墓筆記》系列,較易根據原著人物角色和背景設定,進行番外等二次創作,但這并不意味著原IP的商業價值和粉絲情懷,可被無限透支。

 

相反,若相關影視作品,如《老九門》系列,因選角不當、原著精神缺失及背景設定的過度開發等問題,長期落后于原著IP的聲譽,那么對整個盜墓題材影視改編的前景,都會造成不可挽回的傷害。

 

“盜筆”IP回到原著作者手中,的確值得書粉為之振奮。但在“超級IP”無法只憑新鮮度就可瘋狂吸金的當下,即使有原著作者坐鎮,相關IP改編能否為觀眾帶來最優的觀劇體驗,仍是一個未知數。

 

微信彩票双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