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時新聞

“掌舵者”杜之克:TVB狂想曲四不像圖

“四不像圖做人呢,最緊要就是開心。”“你餓不餓啊?我煮碗面給你吃。”“飯可以亂吃,話不可以亂講。”“一家人就是要齊齊整整。”“真是豈有此理。”整個泛華語地區,有幾人不會對這些臺詞梗會心一笑,又有幾個影視行業從業者,未曾受到過TVB經典劇集的滋養?

 

宮斗劇自《金枝欲孽》肇始,《大時代》影響了一個時代的商戰劇,其劇本結構、拍攝手法仍然被業內反復研讀學習。而這些經典IP的掌舵者,此刻就在第25屆上海電視節白玉蘭電視論壇上,并于論壇后接受了專訪。

 

 

銀色頭發梳得一絲不茍,一笑牙齒整齊潔白,一口香港口音的普通話說得十分流利,這是TVB電視廣播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杜之克給人的第一印象。

 

上視節論壇現場,有女記者見到他就像見到愛豆一樣激動不已——她是TVB的狂熱粉絲。雖然當下并不是TVB的黃金時代,如美國同行HBO等制造王牌劇集的傳統電視臺一樣,不斷面臨著媒體變革的沖擊,新生對手的成長,但TVB在整個華語流行文化中仍有著無可取代的地位。

 

“凡有華人處皆有金庸”,置之于電視劇語境,則是“凡有華人處皆有TVB”。情懷和IP可能會被透支,套路可能會審美疲勞,拋開卡司和成本,一切問題根源,最終指向HBO亞洲CEO Jonathan Spink所說的“能否講好一個故事”,北上數年,杜之克又會為TVB譜寫怎樣的狂想曲?

 

向北聞記

 

2019年11月,TVB將滿52歲。對于這家制播一體的老牌電視商來說,知天命之年,要回答的命題還有很多。

 

比如老將的出走。這座夢工廠曾經孕育出無線五虎、無線新五虎等巨星,但近年來隨著內地影視行業爆發,在更多掘金機會的誘惑下,王祖藍、佘詩曼、鄧萃雯等著名藝人以及制片人、編劇等制作人才紛紛涌向內地。對此,杜之克在“堅持國際視野·講好中國故事”的白玉蘭電視論壇后采訪中,再度闡釋了“泛TVB”的概念:接受過TVB職業訓練的藝人和制作者們,由于天天在一起制作劇集所培養出的歸屬感和默契感,而再次回巢TVB。成效也有所顯現,例如今年4月播出的《鐵探》中惠英紅繼2010年以來再度回歸TVB。這也便于貫徹“新老結合”的策略。

 

比如打破模式化。網上有個段子稱:“下班去蘭桂坊,分手在九號碼頭,散心去南丫島,吵架在飯桌上,爭產在高等法院,西九龍重案組天天有殺人案,油麻地妹和山頂少爺在努力沖破階級觀念,的士哥還是哪個的士哥,幾十年了婆婆還在撿紙皮。”

 

“每天晚上,翡翠臺觀眾看劇下飯,所以我們的套路是有原因的,但是在香港以外的市場,我們絕對不能再用這樣的套路了。”TVB開始嘗試12集的短劇,做新港劇“盡量不碰以前一直在做的題材,不做警匪劇”,在香港已有90%以上自主培養的100多人編劇團隊之外,以港劇而聞名的TVB也在謀求著從創意源頭上注入新血。“我們在香港之外在臺灣也做了一個制作基地,培養了一些創作和制作人才,跟一些人有合作。我們希望做好華人故事,無論是內地的,香港的,臺灣的,出來的東西面貌會廣泛很多。”

 

 

比如曾經未能及時把握住的“港粉”。“短視頻和迷你劇的發展,我們一定會參與,原因很簡單,因為我們是做內容的。短視頻是距離用戶最近的東西。”TVB與華人文化產業投資基金CMC、SMG合作成立的TVBC,推出了一款港劇粉絲向官方應用“埋堆堆”(粵語意為“一堆人聚在一起”),成為承載其短視頻狂想的陣地。

 

 

點開應用,“追劇”頻道能直接觀看《妙手仁心》《天龍八部》等多部經典老港劇,“發現”“推薦”“爆趣”頻道則多為香港泛娛樂相關短視頻。在APP STORE里,用戶給這款應用評分普遍打出四星以上。另外,TVB與今日頭條也展開了合作。

 

在TVB文藝復興的征程中,北上內地是至關重要的一環。這一點,可以由杜之克對內地的熟悉程度和普通話的流利程度佐證。“去年整整一年,我光是北京就去了20多次,這還不算上我去上海的次數。”

 

內地市場,對于TVB意味著什么?3月20日,TVB發布的2018年度財報顯示,集團全年收入增加3%,增長到44.7億港元,毛利增加6%至21.41港元,其中,來自香港電視廣播的客戶廣告收入為24.40億港元,微跌1%,來自中國內地的收入為7.33億港元,同比增長38%。

 

“我們現在最大的問題,還是跟內地觀眾的距離太遠了。”以TVBC作為進擊內地的橋梁,杜之克決心作出三個方面的革新:第一、是與視頻網站合作的不斷深化。從2013年起,TVB陸續與優愛騰展開合作,但還停留在傳統的老劇“版權出售”層面,是為1.0階段;2016年,隨著華人文化投資TVB大股東而間接成為TVB股東,TVB開始全面加強和優愛騰的資源合作,由視頻網站提供資金和平臺,TVB負責衍生開發,是為2.0階段。這段時間產出的既有《使徒行者2》《盲俠大律師》等好評度相對較高的作品,也有《溏心風暴3》《宮心計2》《再創世紀》等不盡人意的續作。

 

2018年成為轉折之年,視頻網站在卡司、劇本、審批、觀眾喜好等方面,從研發到制作全面提供幫助,并盡可能讓TVB發揮優勢保證質感,去年結局收視率達到31.1點的《跳躍生命線》,和今年與企鵝影視聯合出品的《鐵探》則豆瓣評分上升到了7.9分和7.5分,從水土不服到探索出全新講故事風格,是為擁抱內地的新港劇3.0階段。

 

第二、是短視頻方面的努力。“我們有部分同事可能需要搬到廣州深圳,更深入地了解觀眾。”

 

 

第三、是電商領域的嘗試。此前,TVB旗下Big big channel藝人平臺推出了面向香港地區的電商平臺big big shop,售賣衍生品。而在進軍內地的過程中,“TVB將采取和內地電商平臺合作的方式。”這部分業務將可能與其他新媒體業務打通,拓展商業化想象。

 

大航海記

 

粵語自身的強地域屬性,以及兩地文化差異,從某種程度上阻礙了港劇的全民化傳播。此外還有是否類型創新等因素。去年香港的收視冠軍是《延禧攻略》,多少令旁觀者窺見一些趨勢的變化。梁文道曾經一度悲觀地寫道:“為什么今天的香港再也做不出像《我是歌手》這樣的欄目?有些人可能會想起黃家駒的名言:‘香港只有娛樂圈,沒有樂壇。’……香港的確出不了明星了,離開珠三角,有誰知道林峯?”這或許是危言聳聽,或許揭露了部分真實。

 

聚光燈打在了TVB身上。人們樂于看到英雄白頭,美人遲暮的故事,一段時間里,“跌落神壇”“衰沒”等唱衰之聲不絕于報端。不過更多忠粉希望看到的是它重回神劇制造者巔峰。“直到現在,翡翠臺依然有著25點的收視率,這在全球都是絕無僅有的。”杜之克笑言。作為香港文化符號,TVB在香港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本土市場之外,快速增長的海外市場同內地市場一樣是重頭戲。

 

從一開始,香港本土有限的市場就決定了港劇對外部市場的依賴程度。TVB的出海可以追溯到更早之前。原先的國際發行方式主要是跟不同國家地區的電視臺或付費電視臺合作。“從90年代中期開始這20多年間,TVB拍的每一部電視劇基本都有海外市場播出。”在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柬埔寨等整個東南亞地區,乃至加拿大、澳洲等地,TVB都有著廣泛覆蓋。但在互聯網時代沖擊下,全球電視臺都承受著收視壓力。TVB的應對之道,除了根據市場需求變化調整策略,跟Netflix等海外平臺合作以外,也推出了自己的流媒體平臺。

 

 

同許多出海的電視平臺一樣,盜版是困擾杜之克的問題。“我們現在每天晚上播出的劇,基本上在主要的海外市場都會同步,原因就是因為背后的盜版。全球同步是很辛苦的事情。”

 

大約在三年之前,TVB開始謀求新媒體轉型,組成100多人的工程部,主要負責新媒體,成果包括上文提到的社交直播平臺big big channel和流媒體myTV SUPER。3年時間過去,“OTT流媒體平臺myTV SUPER 每年的增長率大概在30%到50%,用戶基本覆蓋700萬香港民眾。目前通過它觀看TVB劇的用戶比例達到了15%。”

 

前幾年,隨著視頻網站崛起,內地大IP+流量明星的大劇爆發,而制作更講究經濟實用,長于在狹小辦公室或家庭里講述人生百態的港劇遭到了冷落。近年來,隨著大IP遇冷,現實主義受到熱捧,披著職場劇之名行瑪麗蘇之實的懸浮劇越來越無法討好觀眾,一貫以現實主義見長的TVB職場劇,或許迎來了新的機遇。畢竟,那些像男性一樣在職場拼殺的女性們,曾經代表著“香港精神”“港女精神”。這種精神,來源于這些劇集的創作者,也來源于它們的舵手。“如果再年輕二十歲,我很樂意這樣奔波。”

 

當那些看著TVB長大的80后、90后已經逐漸老去,TVB將如何陪伴著95后、00后成長并老去?跟騰訊合拍的大劇《使徒行者3》馬上開機,將于2020年上線。這一次,他們希望能夠重返少年時。

 
微信彩票双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