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時新聞

發布34個影視項目、深耕“時代主旋律”片單

騰訊影業成長的這幾年,既是熱錢的‘退潮期’,也是行業高質量內容的‘漲潮期’。過程雖然也有挑戰,但我們堅信,只要扎扎實實做好內容,前方更多的還是機遇。”

 

6月17日晚,在主題為“與時·筑夢”的2019騰訊影業年度發布會開場致辭中,騰訊集團首席運營官兼騰訊影業董事長任宇昕的這番話,道出了中國電影市場轉折期的混沌,也訴說了騰訊影業迎難而上的決心。

 


 騰訊集團首席運營官兼騰訊影業董事長任宇昕

 

 

過去兩年,顯而易見的是整個影視行業的變革。從起步到快走再到加速度的過程,市場出現了諸多亂象。而當熱錢褪去,內容為王成為顯學,市場也終于回歸理性并轉而進入穩定發展期。

 

盡管從數據上看,2018年全國票房增速有所放緩、觀影人次也在下降,但內容市場卻也出現了諸如《流浪地球》這樣在電影工業化水平上有突破性的影片,也出現了像《無名之輩》這樣無大投資、無流量明星、非大體量的“小而美”影片的突圍,以及像《影》這般攜帶中國文化底蘊在國內外享譽盛名的優秀作品。

 

“最近在上海,我參加了不少電視節和電影節的活動,見了許多行業伙伴,聊了許多話題,但感覺大家談論最多的,還是面對未來的信心問題。”騰訊集團副總裁、騰訊影業首席執行官程武表示。盡管整個行業面臨著不少問題和挑戰,但騰訊影業當下所懷揣的態度一如幾年前,依然是“相信”。

 

行業進入高質量內容“漲潮期”,

騰訊影業內容護城河優勢盡顯

 

從誕生、站穩腳跟到與時代筑夢,騰訊影業只用了不足四年的時間。

 

2015年的9月17日,騰訊宣布成立全資子公司騰訊影業,騰訊COO任宇昕出任董事長,騰訊副總裁程武任CEO。騰訊影業“泛娛樂”的產業拼圖正式補齊。

 

投身影視行業這幾年,從早期參投到后來的共同開發、打造諸多主投主控主宣的作品,無論是與傳奇影業合作、最大限度整合內部資源,還是打造經典大IP,以及全力扶持新人導演、搭建發行和市場推廣業務……騰訊影業走的每一步都備受外界關注。

 

去年,在UP2018騰訊生態大會上,醞釀已久的“新文創”戰略構思揭開面紗。從“泛娛樂”到“新文創”的賽道變換充滿了必然性。程武在當時表示,“新文創,是一種更加系統的發展思維:通過更廣泛的主體連接,推動文化價值和產業價值的互相賦能,從而實現更高效的數字文化生產與IP構建。”這里的IP是指一個長線系統化的工程,新潮的體驗、長期的熱度、能承載用戶情感的文化內涵缺一不可。

 


 騰訊集團副總裁、騰訊影業首席執行官程武

 

 

“在過去十多年的實踐當中,我們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心得:內容產業雖然很重創意,但長線成長關鍵還是要基于用戶需求,去挖掘、培育和深耕各個垂直賽道,構建出系統的內容組織能力。”正如程武所言,堅持在內容布局上做垂直深耕的騰訊影業正在一條系統性、極致化的道路上努力前行。

 

當晚年度發布會上,基于六大文化系列的長線布局,騰訊影業有針對性的發布了34個影視項目。

 

具體來看,在占比最大的“時代旋律”系列中,《緊急救援》、《我和我的祖國》、《建國大業》、《第一次的離別》、《奔騰年代》、《燃燒》、《黑色燈塔》、《親愛的你在哪里》等反映時代、激勵人心的影視作品一一露出。

 

 

“影視業務作為新文創生態中的重要一環,除了實現文化價值,同時也需要承載更大的文化價值。”正如程武在多次公開發言時的主張,騰訊影業“東方故事”系列便包括有《故宮如夢》、《南方車站的聚會》、《俑之城》、《749局》、《日月》、《上海堡壘》等關注并傳承優秀傳統文化、打造中國文化新符號的影視作品。

 

 

與此同時,為推進內容的國家化進程,在《終結者:黑暗命運》、《怪物獵人》、《許愿神龍》、《吹哨人》、《急先鋒》等作品的加持下,一向致力于將創作經驗“引進來”、中國故事“走出去”的騰訊影業在“國際探索系列”的布局亦不容小覷。

 

而在“青春能量系列”和“次元破壁系列”中,《第二次也很美》以及《西行紀》、《鏡雙城》、《穿越火線》等作品也體現了騰訊影業對內容的品質追求和的垂直深耕。

 

“我們會繼續加大在影視內容上的投入,不僅僅是因為看好行業的長期發展機會,更因為影視具有的重要意義。”任宇昕表示,作為數字內容生態的“壓艙石”、構建文化影響力的“硬通貨”,以及“科技向善”價值觀的“領航員”,影視的意義是顯而易見的。而涉足其中的騰訊,未來將打造出更多中國故事,以及更多具備全球影響力的文化符號。

 

騰貓聯盟、與時筑夢,

騰訊影業探索“不孤立做影視”新可能

 

毫無疑問的是,在市場風向和行業變革的新時期,影視行業面臨著比以往更大的壓力。在各家抱團取暖、共同為中國電影添柴加火的當下,騰訊影業一直以來所堅持的“不孤立做影視”邏輯便顯得尤為具有前瞻性。

 

作為騰訊泛娛樂文化生態鏈上的重要一環,騰訊影業早在成立第一天就明確了“不孤立做影視”的戰略布局。除了在集團文化生態內部與文學、游戲、動漫、電競等泛娛樂業務開放協同之外,騰訊影業一直以來也在以開放的心態鏈接著業內多家不同類型的影視公司、平臺公司以及創作者,攜手賦能整個行業與市場。

 

 

據公開資料顯示,在騰訊影業的“朋友圈”,不僅有騰訊視頻、愛奇藝、橫店集團等平臺類伙伴,還有閱文集團、新麗傳媒、工夫影業、海納影業,以及北京文化、英皇電影、春秋時代、和力辰光等超30位合作伙伴。

 

在當晚的發布會上,騰訊影業再次宣布與騰訊音樂娛樂集團、貓眼娛樂、大白小黑、華錄百納、江蘇廣電集團幸福藍海5家平臺類及創制類伙伴達成戰略合作,以IP內容為核心,共同探索“不孤立做影視”的全新可能。

 

“雙方戰略聯盟的目標不是為了壟斷更大的市場份額,也不存在兩家各拿出多少億投資多少個項目。”騰訊影業高級副總裁、宣發與騰影發行公司負責人高莉表示,基于產品聯通、數據共享和資源協作,騰影發行與貓眼達成的戰略合作是以打造行業頂級電影宣發體系,為優質的電影內容發行提供平臺級的能力,同時在內容投資上有更多協同合作為立足點。“我們還是尊重內容本身,為優質電影提供更好的服務,使細分類型的電影能夠在兩個平臺找到核心用戶,有機會創造超出預期的市場成績。”

 

 

騰訊影業與大白小黑影視傳媒的戰略合作,則是為了結合雙方海量豐富的IP,在打造影視精品的同時,為行業培養新文創優質演員,以實現多維度平臺建設。

 

同時,騰訊影業也在發布會現場公布了新文創藝人合作的最新進展:除了新人培養方面,聯合了戰略合作伙伴大白小黑發起了新文創新人計劃,選角業務方面,也與亦星文化、同人星光達成合作,構建更加標準和開放的選角流程。

 

 

通過騰訊影業一直以來對合作伙伴的選擇不難窺見,其“不孤立做影視”的初心,除了是攜手對優秀內容進行匠心打磨外,另一個維度則是借由與行業內不同類型公司的合作,迅速學習行業經驗,以快速融入并充盈自己。這也是騰訊影業作為一家互聯網影業公司的基因優勢。

 

除此之外,從與傳奇影業合作、參與《魔獸》等全球項目中,到以出品方身份與索尼共同打造《毒液:致命守護者》、與派拉蒙合作《大黃蜂》等,亦不難發現,懷揣不孤立、開放合作胸懷與視角的騰訊影業,已然將對文化和地域邊界的開拓延展至了海外與全球。

 

“影視是一個產業,但卻不僅僅是一門生意。當下,有許多的挑戰和困難,但也不缺機遇。”正如程武所言,騰訊影業要打造的,無非是能豐富生活、溫暖人心、感動人性的好作品,“這是我們始終堅守的價值導向,是出發點、也是目的地。”

微信彩票双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