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時新聞

騰訊視頻《極限青春》首播,國內終于迎來首檔滑板運動真人秀

“滑板,是100次摔倒之后,101次站起來的精神。”

 

6月20日,由維他檸檬茶獨家冠名,企鵝影視、肯訊傳媒聯合研發出品,悅聯動力、肯訊傳媒聯合承制,騰訊視頻全網獨播的國內首檔滑板青春運動競技真人秀《極限青春》正式上線。當國內滑手們一陣歡呼,踩著滑板跳著Ollie(滑板入門級動作之一)出現在節目上時,一切都帶著一種得償所愿的情緒色彩——“中國終于有關于滑板的節目了”!在嘻哈、電音、街舞等青年文化接連借由綜藝節目,從地下小眾地帶走向公眾視野之后,滑板運動似乎也迎來了自己的“春天”。

 

而相比其他的青年文化,更特別的是,滑板運動除了潮流、年輕的精神特質,更具有極限運動的冒險性與挑戰性。20世紀50年代,人們從沖浪運動中逐步演變出了滑板運動;60年代,隨著美國朋克思想與新浪潮音樂的興起,滑板運動方式越來越多樣化;到70年代末期,滑板技巧Ollie出現,滑板運動出現了革命性的進步;80年代滑板技巧增多,伴隨著各種花式滑法,滑板的危險性與挑戰性增加,運動背后的街頭色彩與極限性質越來越明顯。

 

(80年代末 美國滑板電影《危險之至》)

 

也是從這時起,滑板從一種運動類型,逐漸演變成一種文化。到21世紀,滑板運動已經成為一項受到國際認可的極限運動。2020年,滑板將首次作為比賽項目出現在東京奧運會上。

 

而這項運動在國內并沒有展現的機會。這次《極限青春》匯集了60位國內頂尖滑板選手,他們各自有各自的故事,面對滑板有一樣的赤誠。這是被公眾忽視的一方寶藏,比起滑雪、沖浪等已經已經具備相當認識度的極限運動,滑板運動與滑手剛剛站上世界舞臺,需要更多的目光與關注。

 

節目第一期,通過三位專業顧問的第一輪評判篩選后,剩下45位選手,而這45名選手再進行一對一挑戰——同樣的動作,以成功率決勝。

 

 

這其中展現的既是滑板技術的對決,也是滑板態度的對決。除各類高難度滑板技巧之外,還有選手敢于挑戰冒險的精神,不懼摔倒重來的勇氣。

 

板齡4年到27年,

從落幕大神到新生后浪,

誰在滑滑板?

 

《極限青春》第一期節目,60位滑手為公眾掀起了國內滑板歷史的一角。根據節目賽制,《極限青春》滑手們首先由三位專業顧問海選,同時三位明星領隊選擇自己喜歡的選手,形成戰隊之后,通過連軸篩選,精簡隊伍人數,最終獲勝的人得到資格參加X-GAMES極限運動大賽。而這其中,從專業顧問到每一位選手,都象征著國內滑板運動發展的軌跡。

 

節目中三位專業顧問代表著國內滑板運動的權威。曾經獲得過亞洲室內運動會金牌,有著“中國滑板第一人”之稱的車霖;有著“中國滑板比賽主持兼解說第一人”名號的袁飛;創立了本土品牌FLY滑板店,首位Nike SB為其打造簽名鞋款的中國滑手,韓敏捷。三人在國內各大滑板比賽中擔任評委,是國內第一批接觸滑板運動的元老,顯然,這三位滑板人在保障了《極限青春》在滑板運動上的技術性與專業性,同時他們為滑板運動在國內青年圈層普及作出了開疆辟土性質的舉措,象征著國內滑板文化的萌芽。

 

 

《極限青春》三位顧問給出了多維的評判標準,優秀的滑手不僅僅要具備高超的滑板技術,還要有對滑板的態度,滑板時鮮明的表現力。這個標準也為第一期節目選手海選奠定了基礎。

 

60位選手中不乏滑板圈內的元老OG/大神級的人物,如Johnny Tang曾冠豪、黑柴(羅鑒燊)、盧弘成、李嘉龍等。曾冠豪、黑柴都是中國滑板圈有名的OG。曾冠豪是國內滑板界的領軍人物,被視為滑手們的精神導師,黑柴則代表著國內滑板運動初代大神的輝煌,年輕的選手們都不避諱地表示,“我是從黑柴的滑板入坑的”。節目里曾冠豪以驚人的成功率完成了所有動作,昭示著國內一流滑手的實力。盧弘成則是圈內成名已久的滑手,被其他滑手視為職業滑手,節目中幾個花滑動作顯得游刃有余,不僅快速晉級,一對一挑戰時他第一個出戰,無人接站,直接獲勝。

 

但節目不僅僅專注在表現大神們的技術,也表現出了滑手技術之外的精神態度。黑柴由于年齡增加和身體因素,已經脫離了年輕時的巔峰狀態,面對挑戰并不能馬上適應,幾次動作展示都遭遇失敗,這對于一個曾經站在滑板巔峰的元老而言無疑是殘酷的,但是黑柴選擇的是繼續挑戰ONE MORE TRY,曾冠豪也下場鼓勵這位老友。最終雖然未實現晉級,但是面對真實的自己,一次又一次地挑戰恐懼才是滑手最可貴的地方,也是節目想要傳遞的滑板運動不服輸的硬核精神。

 

 

在大神之外,節目里也出現了各類新生代滑手,讓公眾意識到滑板運動里兇猛熱烈的生命力。曾以男團身份出道的柯家恩,出場第一個動作是踩著滑板從高處的觀眾欄桿上跳下來,驚艷全場,以過硬的技術征服了所有人。性格鮮明的王子軒尚未出場就因為“囂張”的言行引起顧問與領隊注意,雖然他未能順利展現出自己的滑板技術,但是跌倒之后一次又一次上板重來,也是滑板精神的體現。

 

節目里第一個對賽制提出質疑的選手是賴思源,“為什么有的人動作沒有成功也可以晉級?”這是他的勇敢與不服。這份敢于質疑的勇氣源自于年輕人特有的沖動與直接,而當他接連挑戰閃電桿失敗,同樣沒能成功完成動作卻實現晉級時,一切有了解釋,因為“他是現在為止第三個挑戰閃電桿的人”,滑板的精神在于挑戰,摔倒不意味著失敗,技術上的不足固然可惜,但是“這是一個關乎于勇氣的比賽“,滑手堅持不懈、挑戰自我的態度依舊讓人尊敬。

 

從《極限青春》里,滑手們真實自由無畏的個性和故事,讓公眾找到精神投射,形成共鳴。滑板是一個講究成功率的運動,所有的技巧與動作并不是每一次都能做到,保證成功率的方式是克服恐懼,不斷嘗試與練習,練習背后則是無數次摔跤,就像人生里每個人都會遭遇挫折,重要的不是挫折帶來的疼痛,而是疼痛之后再次嘗試。

 

滑板進入公眾視野,

《極限青春》能否打造“英雄”?

 

所有選手中,有剛剛接觸滑板的年輕朋友,有已經堅持了27年的業界元老,也有在迅速成長的新生代新星。他們用滑板無言的敘述著一個運動精神:不怕失敗,ONE MORE TRY。“練習一萬次,仍然會摔倒;摔倒一萬次,仍然會站起來。”這是《極限青春》想傳達給公眾的信息,滑板既有極限運動熱血激昂,又帶著激勵人心、賦人勇氣的力量。

 

 

“作為一個做了20年體育電視的傳媒人,我經歷過5屆奧運會、5屆世界杯,我認為最好的真人秀就是體育,運動員是最好、最真實的演員,他們的喜怒哀樂發自內心,比賽的規則是最復雜、最完美的賽制,那是經歷過數十年甚至數百年錘煉的精化,實力加一點點的運氣就能造就英雄。”肯訊傳媒CEO張迅說。

 

而“英雄”往往起著“救市”作用。近兩年,綜藝市場連接出現以小眾青年文化為核心IP的垂直綜藝,2017年《中國有嘻哈》(現改名《中國新說唱》)成為年度爆款綜藝,讓嘻哈打破圈層壁壘乃至達到一定程度的“全民化”,嘻哈產業鏈條上從rapper到說唱作品、線下演出、文化周邊、相關潮牌等都大幅發展,嘻哈本身從小眾音樂類型變為市場熱門音樂類型之一。《中國有嘻哈》對嘻哈文化的傳播不言而喻。同樣的情況也出現在《這就是街舞》系列節目上,街舞作為一種青年文化被多圈層人群認知,國內街舞舞者們也獲得更廣泛的的認知度。而這兩檔節目也讓愛奇藝、優酷兩大主流視頻平臺在綜藝市場上迅速占領高位,青年文化綜藝品牌得到建立。

 

這一定程度可以解釋騰訊視頻選擇打造《極限青春》的原因,滑板運動作為一項極限運動,緊張趣味的動作競技具備強烈的視覺與劇情張力。滑板文化具備自由無畏、挑戰自我的特性,滑手們在無數次挑戰滑板、磨練技巧的過程里,流露出人性中最真實、強大的一面,無形中震撼著人心。當滑手們平盡全力進行一場滑板競技,這是比任何真人秀節目都更具吸引力的地方。

 

《極限青春》節目從各個維度展現了滑手們的真實面貌,節目內容也成為了大眾了解滑板的橋梁。

 

一方面,通過節目,觀眾認識到了到滑板Ollie(豚跳)、大亂(treflip)等花式技巧,了解到了滑手們學會這些技巧背后需要付出的汗水與血淚。節目里滑手潘家杰一個大亂驚艷全場,向小軍ollie、kickflip等動作挑戰各種高度嚇人的Gap,滑板相關專業知識得到普及,這項運動真正從小眾圈層走向了大眾市場,逐漸受到主流人群的關注,而滑板作為極限競技運動,背后的刺激與張力也透過鏡頭傳達到觀眾內心。

 

 

另一方面,《極限青春》讓滑板這種街頭文化更加融入生活與日常,為現代年輕人提供了一種新鮮的生活方式,為市場輸出新的青年偶像。滑著滑板的不是一群游走街頭、離經叛道的年輕人,而是一群為了熱愛的事情無言堅持的追夢人。他們身上有著普通人憧憬的自由與無畏,符合當代年輕人的理想。

 

就像滑板動作生猛直接的向小軍,身上帶著少年的沖勁與稚氣,無所畏懼。敢質疑賽制的賴思源,身上沒有被社會搓磨過后的油膩世故,率真坦誠。多年沒有嘗試閃電桿的李嘉龍,敢在一對一挑戰里嘗試battle,不瞻前顧后,只堅定自己熱愛的東西。

 

滑手們可以為一個動作死磕,摔倒一萬次再爬起,也從滑板運動里獲得精神支撐,自我挑戰、無懼挫折。同滑板運動本身一樣,《極限青春》要做的是突破自我,播出更好的內容,輸出更具力量的精神內核。

 

一直以來騰訊視頻都堅持尋求情感共鳴,打造青春偶像IP矩陣,以青春偶像文化,發揮深遠的社交影響力。騰訊視頻的頭部網綜中,中國式表達和情感共鳴是騰訊視頻的重要方法論。2019年在推出《創造營2019》、《我和我的經紀人》、《我們是真正的朋友》等綜藝之后,《極限青春》是騰訊視頻在偶像選秀綜藝、情感類觀察綜藝等熱門綜藝類型之外的一次創新嘗試,以極限運動展現新文化生活樣本,對年輕人群傳達正確的價值觀念。這在主流視頻平臺中是首例。

 

“不管文藝還是體育,有關文化,有關生活,有關情感的,關于人的關系的,這些都可以做出綜藝化的內容,只是我們選擇用什么方式去表達。像是極限運動,過往比較多的是用紀錄片去表達,但我們選擇用綜藝去表達,因為綜藝是年輕人能夠接受的內容類型,讓大部分集中18-24歲的群體可以接受這種形式。”騰訊視頻版權業務中心總監Nasha(李揚)說。

 

而在極限運動之外,騰訊視頻還有兩檔籃球相關綜藝,8月底播出的《我要打籃球》以及《籃板青春》。這其中不難看出騰訊視頻的布局策略,內容上以運動與娛樂結合,實現“體娛雙拼”,在綜藝上打開新的內容品類,以差異化內容構建平臺品牌。

 

或許由于滑板運動本身的門檻壁壘,節目需要通過更多維度展現滑板的魅力,以更直觀的方式展現這項運動的困難度與沖擊力。這必然需要花費更多的精力,但這一定是件有意義的事情,若干年后,不管事滑手還是滑板運動,都會慶幸《極限青春》真誠地記錄了中國滑板的故事。

微信彩票双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