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時新聞

曾軼可因“機場門”道歉背后:“話題女王”的沉浮十年

出道十年,“話題人物”曾軼可又一次被推至輿論風口。

 

當年為其與“快女”評委翻臉的“伯樂”沈黎暉,在2017年終于簽下了與天娛傳媒合約到期的曾軼可。在曾軼可邊檢事件爆發后,作為經紀公司的摩登天空官方很快做出行動:宣布取消其長沙草莓音樂節演出行程,慎重考慮后選擇暫停其工作安排。

 

“作為歌迷希望她好好反思,以后理智行事。

 

“摩登天空關門打孩子了。

 

評論區的畫風別無二致,“理智粉”占據高地。然而該事件也很快激起了各大官媒的聲討:人民日報點名批評,“公眾人物可以有情緒,但敢愛敢恨也得先有是非觀。

 

事情的起因在6月17日,曾軼可在微博發文稱遭到首都機場工作人員的為難。并隨后曬出機場工作人員的警號和個人信息。6月19日,北京出入境邊防檢查總站官方微博@北京邊檢通報“曾軼可事件”稱,系當事人不配合面相對比,對民警爆粗。在邊檢事件之后,曾軼可很快出面道歉,并在今日(6月20日)用小號再次道歉并回顧了事件始末。

 

 

十年前,《快樂女聲》評委包小柏的憤然離場,讓人們認識了這個19歲的“綿羊音”女孩,一反彼時選秀節目約定俗成的唯唱功、唯形象論的設定,曾軼可的出現掀起了一場對大眾審美的挑釁,“曾軼可現象”也迅速成為彼時廣受爭議的網絡話題。

 

十年后,《我是唱作人》的舞臺讓更多觀眾看到了如今的曾軼可,可正處在人氣迅速上升期的曾軼可,卻因為“沖動”著實“搬起石頭砸向了自己的腳”。

 

十年前“快女”的爭議選手,

十年后“唱作人”的另類音樂人

 

“七月份的尾巴,你是獅子座。八月份的前奏,你是獅子座。

 

2009年的《快樂女聲》20強突圍賽上,摩羯座的曾軼可抱著吉他彈唱了首《獅子座》,并由此開啟了話題選手的大門,觀眾對其評價兩極分化,專業評委更是為其專業能力和創作才華撕的不可開交。

 

 

“這個舞臺是留給有準備的人,有才能的人,有表現的人,有可塑性的人,以我身處專業領域25年的立場,對于剛剛最后一個結果,我愿意用我的專業身份交換去留的問題,之后,只要這樣選手的程度,我只能說:她留,我走,謝謝。

 

包小柏憤然離席事件成為2009年《快樂女聲》的一個分水嶺,更多人因此認識了這個無意識挑戰了專業權威的,唱功和吉他技術都不盡如人意的女歌手,也讓“曾軼可現象”成為話題討論的熱門。

 

從話題性的角度,當年躋身快女十強的曾軼可,如同成團出道的火箭少女楊超越。人們對她們的感知是兩極分化,不喜歡的人在貼吧等渠道抨擊、批判、暗指節目炒作;喜歡她的人在同樣的地方為其辯解,這其中就包括高曉松和沈黎暉。

 

曾軼可背后的支持者有很多,沈黎暉、高曉松、甚至還有羅永浩、左小祖咒。

 

在曾軼可被人民聲討之時,羅永浩發表微博“解圍”,表示自己“也常被安檢搞得火大”,“可在那你必須理解他們的工作...”

 

 

而高曉松更是當年力挺曾軼可的聲音。在曾軼可被淘汰時,高曉松直言,“回去好好休息,下周開工做專輯,我做你的制作人。我挺你到底。”并隨后為其制作了出道后的頭三張專輯,其中《Forever Road》是該屆《快樂女聲》選手中第一位產出的專輯。

 

此后還產生了“羅永浩重錄事件”——羅永浩因不滿該專輯的制作,遂找來周云蓬、張瑋瑋、郭龍擔任樂手,并訂了最貴的錄音棚,但隨后該項目不得不“流產”。

 

如果說十年前,在主要受眾是十幾歲青少年的《快樂女聲》節目中,曾軼可能夠殺入十強,或許源自青少年群體對于反傳統審美符號的捍衛,那么在2019年的《我是唱作人》舞臺,罕現于大眾視線的曾軼可,終于帶著更具風格的作品與個人特點,和多年歷練后的創作才能,被更多人接受了。

 

節目播出后,曾軼可在節目中演唱的原創作品《彩虹》、《流言》等作品在音樂播放平臺收獲了相當人氣。

 

 

在十年后的今天,“曾軼可現象”不再需要評委或是選手的不滿與爭議來成就。她始終保持著自己的風格與態度,用淺淺的,直白的歌詞和標志性的柔軟音色展示自己的作品。

 

曾軼可現象:“散養式”藝人經紀公司

不可回避的難題

 

文以載道,藝以修身。曾軼可邊檢事件固然是不可規避的錯誤,演出取消,官媒通報,藝人劣跡行為得到了相應的審判,對于原則問題,作為公眾人物的藝人更加需要嚴以律己,犯錯需受懲罰。另一方面,同曾軼可一般具有話題標簽、平白遭受網絡暴力的“另類”仍然大有人在。

 

自古以來,在創作者、藝術家群體中,傳統目光中的“怪人”很多,他們是未經雕琢的璞玉,也是與現實世界格格不入的另類。這也給經紀公司送去了難題,在本就不成熟的國內藝人經紀產業中,如何去經營具有藝術家特質的藝人?

 

盡管2017年8月之前的經紀約在天娛傳媒,但在2010年,曾軼可就登上了草莓音樂節的舞臺。有媒體回憶當年的“慘烈”現場,“舞臺下大家一起唱《獅子座》,不少黑粉舉著‘曾哥’的牌子游行,許多人一起燒香向舞臺方向做‘膜拜’的動作,還有人弄了一個充氣娃娃,T恤上寫著‘永生’,在人群中來回傳遞。

 

 

在《我是唱作人》的舞臺,曾軼可用溫柔纖細的嗓音,唱著剛入行時便經歷過的鋪天蓋地襲來的惡意,“虛假的流言,是真實的利劍,摧毀我靈魂之前,刺傷我身體之前,至少要看清我的臉。”(歌曲名:《流言》)

 

曾軼可所在的經紀公司摩登天空,成立于2002年,法人&實控人沈黎暉。除此之外,曾軼可的名下也有一家公司,名為北京軼可國際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占股100%,法人是她的經紀人常紹軍。

 

近兩年,摩登天空陸續簽約了張曼玉、陳冠希,嘻哈廠牌MDSK也簽約了大批rapper。過去的二十年間,摩登天空已出品200余張唱片,目前旗下擁有包括新褲子、萬能青年旅店、謝天笑、張曼玉、左小祖咒、萬妮達等在內的百余組風格各異的音樂人及樂隊。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沈黎暉曾表示,“在藝人方面,摩登天空基本上只簽自己創作、自己寫歌的人,因為他們是有音樂性的、獨一無二的。” 

 

摩登天空一向對藝人有著半“散養”狀態,這與創始人的音樂人調性相符,一種隨性自由、按喜好來的藝術家特質,能夠保證給藝人釋放天性的空間同時,提供與之匹配的資源輸出。

 

 

一位可愛多(曾軼可粉絲對自己的稱呼)告訴娛樂獨角獸,在天娛的時期,曾軼可的才華有些被埋沒,到摩登天空之后,她的可能性變得更多了。她越來越多地出現在音樂節上,并愈發成長為個性鮮明、極具辨識度的音樂人。

 

十年前是《快樂女聲》,十年之后,有《我是唱作人》,音樂綜藝類型百轉千回,而曾軼可依舊是那個有些另類的話題人物。

微信彩票双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