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時新聞

劇版《三體》被傳開拍:一個超級IP的十年“荒誕”實驗?

如果現實世界中有“后悔藥”,劉慈欣最后悔的事情大概就是將小說《三體》版權,賣給了游族影視。

 

2009年,當劉慈欣先后賣掉自己手中的多部小說版權之后,他開始擔心自己最具影響力的小說《三體》會遇到版權滯銷問題,故而以“白菜價格”賣給了生平只執導過幾部影視作品,且與科幻題材毫不沾邊的導演張番番和其妻子宋春雨。彼時夫妻二人還尚且處于“個體”職業。直至2014年,張番番才與游族影視達成合作,將《三體》小說版權交給公司,由他親自擔任導演。

 

 

至此,《三體》版權正式花落游族影視

 

起初,觀眾對于《三體》進入拍攝的消息,還是抱以期待。但隨著片方公布出來的清一色“電視劇”演員,以及跳檔事件頻繁發生,觀眾態度這才由當初的好奇轉變為不看好,甚至“唱衰”起了游族影視。

 

如今,劇版《三體》即將拍攝的消息再次傳出,不禁令人唏噓:叫喊了多年的“國產科幻”題材終于要落下實錘了?——未必

 

巨制IP:一場為期10年的荒誕鬧劇

 

《三體》之于國內科幻市場的意義,好比早期文學史上的“四大名著”,不僅迅速提高華人在世界文學史上的地位,也讓中國文化迅速走向世界。原著《三體》于2015年榮獲第73屆“雨果獎”最佳長篇,隨后又陸續榮獲了“軌跡獎”、“銀河獎”、“星云獎”等多項科幻大獎,是當之無愧的科幻界“扛把子”,有著巨制IP之稱。

 

2015年,游族影業正式拿下《三體》小說改編版權時,曾號稱要花費近6億巨資打造《三體》全集(共三部),并且在當年已經召開開機發布會,宣布馮紹峰、張靜初、吳剛、唐嫣、杜淳、張瀚等一眾“電視劇”演員加盟影版《三體》,片方還曾對其作出解釋,稱“演員們都拍過電影”。

 

(《流浪地球》劇照 圖片來源豆瓣)

 

2016年1月,游族影業再次發布《三體》全新海報,海報中原著作者劉慈欣擔任監制引全網熱議,這讓原本部分對其不看好的網友,暫時吃了一顆定心丸。然而,同年6月,有消息傳出《三體》因特效問題將會無限期演延長,并且同時傳出“制作團隊”解散的傳言。

 

隨后,游族影業CEO、《三體》制片人孔二狗,在微博上作出聲明,“《三體》正在后期(制作)中,一年內肯定與觀眾見面”。時至今日,《三體》的舞臺劇倒輪番上演不少次,電影《三體》卻遲遲未傳出上映消息。就連該片導演張番番,微博更新也永久的停留在2016年。

 

 

 

這幾年,雖有不少小道消息傳出,游族影視先后找來了光線、慈文傳媒兩大影視公司分別合作開發《三體》影視項目,但之后都不了了之。就連去年那場鬧得沸沸揚揚的“亞馬遜斥資10億美元拿下《三體》版權”的消息,也隨著游族影業的出面“澄清”而不攻自破。

 

今年,好萊塢科幻大師卡梅隆曾在來京宣傳電影《阿莉塔》時,表示自己最想看到的中國科幻就是影版《三體》。而原著作者劉慈欣卻在現場回應道,“希望當下能夠拍一些在視覺和故事上都相對容易的科幻作品”,言語之間,似乎也透露出影版《三體》“難產”多年的主要原因。

 

從張番番個人買下小說版權,到張番番與游族影業達成共識.......一場為期10年的IP改編鬧劇,可謂暫時告一段落。只是,不知道這次的傳聞又會有幾分說服力?《三體》又真的會如愿以償的開拍嗎?

 

《三體》影視化,人人“唱衰”?

 

“給你講個笑話,《三體》又要開拍了”、“不要拍攝,不要拍攝,不要拍攝”......這是劇版《三體》傳出拍攝消息之后,網友們的第一反應。官媒中國日報就當前該話題,做了一項民意調查。調查內,7519人對其表示擔心,認為特效是難題;4751人對此不看好,認為必毀原著;僅小部分人士對其看好,表示非常期待。

 

 

知乎大神郝星河曾就《三體》影視化的問題,做出了一番探討。在他看來,中國科幻題材之所以難拍,除了公眾認知的技術難以達到一定水平之外,更多主要是因為國人想象力的匱乏,尤其是對于宇宙的物理想象,已經超越了絕大部分導演的認知。以《三體》中的“水滴”為例,劉慈欣在書中曾這樣描述道:

 

“水滴的速度已經超過了第三宇宙速度的十倍,它沿途猛烈撞擊著碎片,被撞擊的碎片再次熔化并高速飛濺,與其他碎片產生了次級撞擊,在水滴后面形成了燦爛的尾跡。尾跡最初像一顆怒發沖冠的彗星,但很快拉長,變成一條上萬公里長的銀光巨龍……被龍頭穿透的一艘艘戰艦,在龍體中部爆炸開來……三十分鐘后,燦爛的巨龍仍在飛翔……這時,金屬云團中已沒有一艘戰艦存在。

 

這樣極具想象力和視覺化的物理形成,是阻礙大多數導演進入“科幻世界”的一道門檻。《流浪地球》導演郭帆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就表示拍攝《流浪地球》最大的困難就在于前期對原著的消化和視覺呈現問題上。

 

他提到,自己與團隊僅僅在做實景布景這塊,就耗費4年時間,置景面積達到10萬平方米。后期,投資方北京文化與吳京本人,也都在原先的制作成本上不斷加大投資,最終成本達到3.2億。由此可見,團隊以及導演對該作品的個人化影響力。

 

 

回到《三體》問題上來,游族影視從2009年宣布將打造影版《三體》之后,對外界宣布的御用導演便是張番番。但就其過往作品來看,不僅與科幻題材毫不相干,就連早期執導的多部作品,如《密室之不可靠岸》、《密室之不可告人》、《信箱》等較多部作品,皆在豆瓣及格線以下。僅有的兩部高分之作《不能失去你》、《天使不寂寞》豆瓣打分人數也僅有二三百余人,不具有公眾影響力和信服力。

 

現如今,劇版《三體》開拍在即,游族影業卻并未對外宣傳。想必與之前的影版《三體》頻頻“跳檔”脫不了關系。目前公眾已知的新聞,還是幾年前游族影視在宣布即將開發《三體》電視劇時,任命的楊文軍導演(《扶搖》導演)。但無論是從新聞時效性,還是楊文軍的個人履歷來看,顯然都不是最合適的人選。

 

《三體》的影視化,依舊是一場負重前行的先鋒實驗。

 

游族影視:科幻夢的最后掙扎?

 

對游戲熟悉的觀眾,可能很早就聽過一家叫做“游族網絡”的游戲公司。旗下曾研發出《天使紀元》《三十六計》《少年西游記》等多款網頁游戲,但近年來隨著游戲市場競爭激烈,版號限制和移動端、H5小游戲的強勢沖擊下,主打網游的傳統游戲公司,已經邁入發展瓶頸期。

 

游族網絡便是其中之一。據公司今年第一季度財報顯示,游族網絡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1.73億元,較上年同期下降22.20%;實現營業收入8.33億元,較上年同期下降4.03%。而據每日經濟報道,公司自3月12日調整以來,股票累計跌幅已經超過20%。一個月之前,游族網絡的股價一度跌停。

 

母公司發展不利,子公司自不會“太順”。自游族影視2014年成立以來,對外宣布的主業務便是以影游聯動的形式,填補國內泛科幻領域空白。為此,公司還于2015年在上海電影節召開了以“上海電影復興”為主題的發布會,公布了一批包括《華夏之王》《女神聯盟》《一千靈異夜》在內的新產品,并宣布知名導演高群書擔任游族影業首席內容官。

 

 

可時至今日,觀眾除了看到該公司參與投資的《一出好戲》、《奇門遁甲》、《和平飯店》等個別影視作品上映(播出)之外,其早期布局的“泛科幻”領域,至今未能順利播出一部。今年上半年,游族網絡曾放出消息,將與騰訊視頻聯合開發《權利的游戲:凜冬將至》手游,然而距離《權利的游戲8》播出已有一月,該游戲上線的聲音卻遲遲未聞。

 

就目前來說,《三體》這部巨制IP,是游族影視乃至于整個游族網絡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很早之前,游族網絡董事長兼CEO林奇就曾對外放言,“《三體》將同時開發為電影、網絡劇、手游等一系列娛樂方式”。如今,距離拿下《三體》IP的時光已有10年,觀眾卻遲遲未能見其同名電影、網絡劇等一系列IP開發新生態。這場為期10年的荒誕鬧劇,不知能否伴隨著劇版《三體》面世而終結。

微信彩票双色球